” 这话说得带着一股冷风刮进我耳朵里

我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进去,怕里面再跑出一个光着身子的。 不一会儿,就听见戴戴颤着声儿喊我,我顺着声音找过去,被眼前场景吓了一跳。 屋子里全是盛满紫红色液体的大木盆,刺鼻的味道混合着血腥气,令人作呕。 一个女孩仰躺在一个木盆里,双脚搭在盆边上,肚皮微鼓,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像只红色的死蛤蟆,她身边挂衣服的栏杆上,一件素棉长袄随着风来回晃荡。 我上去把戴戴扶过来,让她靠在墙边缓缓神。 这时一个女人走进屋子里,她走到已经断了气的女孩身边,慢慢俯下身,双手比划着,嘴里念着听不懂的话,像是在超度。 死的女孩叫杨絮,还是个学生,这是我们从警察那儿知道的。 走进来给女孩超度的,是救济所的负责人,一发现死人,她就赶紧让自己手底下的人去街上找巡警。 不一会儿,胡同里呜嚷呜嚷聚了一大帮人,除了几个警察,其他全是看热闹的。 跟着警察来的还有一个男的,戴着巴拿马礼帽,穿一身深棕色的长衫,看着像个文化人。 他一到就跟带他来的警察掰扯。 这男的是杨絮的老师,姓孙,他一直在敦促警察尽快找到凶手。 警察一脸无奈,跟他说,得等里面仵作验完了尸再说。 孙老师不依不饶,咬定了是有人害他们学校的女学生。 我正听他俩掰扯,屋里戴戴的声音传了出来,高了好几个调门。 我有心再听听孙老师讲啥,又怕戴戴那暴脾气再跟人打起来,赶紧进屋劝架。 最后还是以意外死亡结了案,那个姓孙的老师也没再坚持让警察继续调查。 救济所因为这起事故停业整顿,警察抬走尸体后,顺带在救济所的门上贴上了封条。 孙老师本名孙宏兆,是学校的教务处老师,负责女中教学课程安排,兼职带学校里的一支小乐队。 孙老师皱着眉头跟我说,最近真是不太平,前段时间就有女学生失踪,这又死了个人,现在社会残忍至极,男人尚且活得艰辛,何况女人。 我一听这话跟这事儿前言不搭后语,有点疑惑,问他女学生失踪是怎么个意思。 民国报纸上的寻人启事 说罢,孙老师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手握长笛的女学生,面容清秀。 我问孙老师,这女学生家里人没在找吗。 孙老师摇摇头,说这两个女孩都是孤儿,“两个孩子都没爹妈,相依为命,关系可好了,这杨絮一出事儿,我怕王茹也凶多吉少。” 我叹了口气,接过照片,把这事儿答应下来。 报纸上的寻人启事登了出去,如石沉大海,半点消息都没有。 除了登报,我还去过一趟这个学校,在遂安伯胡同附近,找到王茹的同学们,跟他们打探消息。

王茹的同学对她的失踪和杨絮的死并不避讳,我问这些问题的时候,几个学生七一嘴八一嘴跟我说着她俩的事儿。 这两个人在学校关系最好,不过在杨絮死之前的一段日子,俩人一有机会就出学校,很晚才回来,身上还一股难闻的味儿,那段时间杨絮的面色也不好。 我还想问些别的,一个男人走过来打断了谈话,笑脸问我有何贵干。 男人听到王茹的名字,若有所思,先是把学生支走,然后又带着我在学校里瞎逛。 我把刚才问学生的那些话,又问了他一遍,盛老师太极打的好,一通官话套话,半点有用的没说。 不过看得出来,他提到杨絮的时候,有些紧张。 我知道他对我已经有所防备,跟他寒暄了几句,就道了别。 我想在校园里找到孙老师,再问他一些情况,找了一圈没找到,反倒是身后多了个尾巴,那个姓盛的一直跟着,没办法,我只能先离开学校。 之后的两天,我总留心着盛冬青,觉得他身上有事儿。 他身上确实有点事儿,不过跟我想的不太一样。这段时间,他身上不离传单横幅之类的宣传品。 我跟踪盛冬青的时候,戴戴也没闲着。 她最近也在为杨絮的死四处调查,杨絮出事儿那天,全场就她和救济所的负责人最激动。 这段时间戴戴都是早出晚归,那天回来还带了一把木梳。 我一看这木梳有些眼熟,问戴戴是从哪儿弄来的。 戴戴说,这是那个救济所的人给她的。 戴戴对这事儿如此上心,八成是想起了自己在济良所的那些姐妹。 救济所的负责人叫韩姝,就是杨絮死时,给她念经超度的那个女人。 有一天我在街上跟踪盛冬青,刚拐过东单牌楼,碰到了戴戴和韩姝。 韩姝对戴戴十分友好,看到我,脸立马就拉下来了。 我还想上去做个自我介绍,韩姝很不耐烦地摆摆手,这意思是不想听我废话。 戴戴见气氛不对,赶忙拉着我要走,被韩姝叫住,她对戴戴说,“妹妹,你要小心,万一出什么事儿,记得找我。” 这话说得带着一股冷风刮进我耳朵里。 戴戴连声答应,拉着我赶忙离开。 离开韩姝,戴戴拉着我往女校方向走,她说有事情想请教孙老师。 我俩刚在校外小饭馆里喝了碗羊汤,一边去去身上寒气,一边等着孙宏兆。 羊汤,天冷的时候来上一碗,暖和 孙老师没等到,反倒看见盛冬青领着学生出了校门,浩浩荡荡往大街去了,我跟戴戴立刻跟上。 这帮学生们喊着口号,撒着传单,群情激昂地直奔繁华的大街。 女学生们边走边给四周人发传单,不断有其他学校学生来声援,还有人爬到一旁的脚手架上演讲,更有激进分子,以血代笔,说要唤醒还认不清现实的国人。

看学生拉的横幅,是在反对日本侵略东北,抵制日货。 没多久,队伍突然停了下来,我和戴戴穿过人群挤到前面,就看见几个学生冲进一家面粉店,将一个男人拽了出来,五花大绑,扯到一旁的石磨上。 “这店老板是个日本人!他将日货伪装成国货!伪造货物证明书!将面粉卖给学校,想要摧残爱国的学生!” 扯着人的学生一边说,一边高举明显能看出区别的货单。紧接着,学生拽出店铺里的伙计来,还拎出不知从哪搜来的旭日旗,指着他们说汉奸。 话音还没落,就有学生将鸡蛋砸到了这几人脸上,随即就是接二连三的鸡蛋和烂菜叶砸过去,抓着人的学生立刻朝两边撤开,而老板和伙计被绑着,只能在原地挨砸。 店老板在被一人用石块砸破了头后,嘴里下意识骂了句日语,瞬间惹得愤怒的学生和人群开始往前涌动。 盛冬青这时在人群里振臂高呼,赶走贼商。 声讨的声音引得越来越多的人围观,巡警也奔过来阻止,人群涌动的更加厉害。 巡警们赶忙将面粉店老板扶下来带走,学生们见状更加愤怒,吵嚷着让巡警把人交出来。 这时人群里出现一个身影,我看着眼熟。 我想跟上去,却被学生们挤得飘来荡去,好不容易才凑到两三米远的位置。 我没见过她真人,但这段时间基本上天天看她照片,就是王茹。 王茹没有穿校服,穿了件青色小袄,几乎看不出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女学生。 她似乎对喊口号不怎么感兴趣,只是被人群裹挟着往前走。 我一看,她不是漫无目的的乱逛,而是奔着盛冬青去了。 突然,不知从哪儿传来两声枪响,学生们静止了一瞬,随即乱了起来。 越来越多的警察出现在街上,掏出了枪和警棍,动了手。 混乱中有摔倒的学生挤在一起,周围喊口号的声讨声,逐渐变成了惶恐的尖叫。 “死人了!死人了!警察打死人了!” 我赶忙回身找戴戴,好在她已经把围脖摘下来系我腰上,一直拽着围巾跟在我身后。 我们躲进街边一家店里,就看见盛冬青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张了张嘴,还没出几个音儿,人就不动了。 有几个女学生哭嚎着叫老师,想要去拉扯盛冬青,被同伴连拉带拽,躲开警察打过来的警棍。 戴戴在我身边喊道,那个是不是王茹。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王茹把一个冒着烟的布兜藏进怀里,转身就跑。 我连忙去追,快到她身边时,又被混乱奔逃的人群挤开了。 我一着急,想抓她的衣领,却只抓到她发髻上的簪子。 王茹趁乱加快了脚步,她拐进一个胡同。 我追过去,刚拐了一个弯,让人撞了个踉跄,再抬头,王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

女人连声道歉,闪身进了四散奔逃的人群当中,戴戴追上来扶我,搭我手的时候看到了我手上的发簪,“这不是救济所的人戴的木梳吗 ” 往家赶的时候天快黑了,大街上几乎没人,盛冬青的尸体早就让警察拖走了。 路上的血迹被人来回冲刷,没多大一会儿,就已经干净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偶然有人议论,说有不少学生让人踩死了,也不知道谁开的枪。 我和戴戴又在附近胡同里逛了几圈,既没找到王茹,也没找到救济所的人。 我问戴戴,救济所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是谁开的。 戴戴说是一个叫韩姝的女人,“我觉得这姐们儿有点奇怪,她对老鸨子和嫖客特别反感。” 韩姝是救济所的负责人,杨絮死的时候,跟戴戴一块义愤填膺跟警察对峙的女人就是她。 回家路上,戴戴跟我聊起了韩姝。 这几天她都在韩姝那儿,戴戴说那帮女人不简单。 韩姝是南方人,十来岁就被卖到了北京,卖进了陕西巷的一家茶室。 后来算是命好,让一个商人赎了身,离开了妓院。 没多久,商人染病死了,她继承了一大笔家产,开了这家救济所,尽力去帮与自己同病相怜的苦命人。 她还从妓院赎出不少姐妹,有些从良嫁了人,有些不知何去何从的,就在她的救济所扮做义工帮忙。 第二天,我决定再去一趟救济所,从这把木梳来看,王茹肯定跟救济所这帮女人有关系。 这天下着大雨,好不容易骑着自行车赶到喜鹊胡同,救济所大门上的封条已经被雨水打湿。 我拿出折叠刀,正准备揭开封条,发现封条中间有一道细缝,封条已经让人撕开过。 我轻轻推了推门,门既没锁,也没闩,一推就开了。 救济所里弥漫着一股高锰酸钾的味道。门厅已不像之前那样热闹,墙上的佛龛被搬空,墙上留下一片片烟熏的痕迹。 顺着过道往里走不远,就是杨絮死的房间,房间里几个木桶和衣架,还保持着杨絮死那天的状态,衣架倒了一地,有两只木桶也碰倒了,高锰酸钾混着血液的污渍已经干涸,粘在木桶和白瓷地砖上。 泡澡用的木桶 这间屋子里也有一个小佛龛,和外面一样,这里的也空了。 我放轻脚步,掏出折叠刀,反握刀把,慢慢挪过去。 还没走到最后一间屋子门口,一支木棍猛然砸在我肩上,我胳膊一阵麻,差点把折叠刀扔地上。 木棍再次挥起,照着我脑袋砸下来,我往右边一闪身,左手拽着木棍一使劲,一个小个子从旁边门洞里被拽了出来,摔在地上,是王茹。 我赶忙收住手,怕伤到她,也得亏是她,要是换个成年人,刚才那一棍子可能直接把我肩膀敲碎了。 王茹愤怒地看着我,说我跟盛冬青一等货色。

” 这话说得带着一股冷风刮进我耳朵里 热门话题

我说盛冬青是什么货色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你是杀盛冬青的嫌疑犯,再有,你老师孙宏兆还以为你失踪了,一直在找你。 王茹听我这么一说,身上硬撑着的劲头慢慢松了。 我把她扶起来,带到一间类似办公室的屋里,让她坐下。我问她,枪是哪儿来的,为啥要杀盛冬青。 王茹一下就哭了,抽抽搭搭地说,盛冬青是杀杨絮的凶手。 杨絮的死确实是个意外,但这个意外前面,有太多的错误出现。 盛冬青虽说是个老师,却没做多少老师该干的事儿。 这个盛冬青经常逛妓院,染上了梅毒,不知道从哪儿听说,梅毒能通过“过癞”治好。 于是他就把目光转到他的学生身上。 杨絮是个孤儿,出了这事儿也不知道对谁说,盛冬青以这样的方式又与杨絮发生过几次关系,不久之后,杨絮发现自己下体有恙。 我又问,枪是从哪儿来的,你头上怎么会别着救济所的木梳。 我问王茹,韩姝为啥要给你枪让你去杀人。 王茹告诉我,这事儿算是她和韩姝的一个交易,韩姝帮她杀盛冬青,她帮韩姝把孙宏兆骗到狗尾巴胡同的小作坊。 我问骗去干啥,王茹摇摇头说不知道。 我不相信王茹能老老实实待在救济所不去报信,也不相信她能按我说的去通知警察,只能先把她绑在救济所,回头再来接她。 戴戴能在南城这么破败的一个救济所里,开到进口的阿斯匹灵,我本该想到这事儿有蹊跷的,韩姝看来没那么简单。 我蹬着自行车,冒着大雨赶到了狗尾巴胡同。 狗尾巴胡同在天坛北墙外面,再往南不远就是天桥。 这条街上平时人不少,打把势卖艺挑担做生意的,今天全让雨给浇没了。 韩姝的院子在狗尾巴胡同南口,附近的金鱼池之前盛传闹鬼,经常在水池子里发现不明死尸,更惹得旁人不敢来了。但我觉得,更像是不想让人靠近这里的障眼法。 我偷偷进去,穿过门房,前面院子里晾了许多洗干净的动物肠衣,在夜里像是不知名的旗帜。 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他们管这儿叫作坊,这里应该是一个做如意袋的小工厂。 院子深处传出声音,像是在念经文,又像是许多女人一起哭,格外瘆人。 我走到作坊的后墙,后墙的窗户上透出微弱的光。 我藏在窗下,在窗纸上戳了个洞,才发现后面还有个小院,小院里的场景吓了我一跳。 三尊两米高的交媾佛像立在后院里头,围绕着正中一个鎏金莲花座,三个佛像在莲花座上投出巨大的阴影。 金木笔记中的莲花座速写 莲花座上绑着个人,四肢和头顶都顶着被蜡油固定住的蜡烛,烛火将投下去的影子虚化。同时也照亮了男人的脸,正是孙宏兆。

他光着身子,身体微微抽搐,口涎顺着他的嘴角流下去,几乎和他头顶蜡烛滴答着的蜡油同步。 莲花座下围绕着一圈女人,穿着麻布素褂子,头发系在脑后,发髻上别着木梳。 韩姝站在莲花座边,说这个孙宏兆是个斯文败类,物色女学生做扬州瘦马,卖给达官显贵。 绑在莲花座上的孙老师还没完全失去知觉,半梦半醒中支支吾吾说,这都是她们自愿的,我没有强迫过她们。 我大概猜出她们要做什么了,她们是想一人一刀捅死孙宏兆。 这些女人被吓到了,站在雨地里不知所措。 我一个箭步窜到韩姝面前,用枪顶住她脑袋,转到她身后。 女人们看到我,不敢上前。 没想到韩姝是豁出去了,竟然命令女人不要管自己的死活,“姐妹们,别管我了,快来吧!” 女人们开始有些畏惧,韩姝一遍遍地喊着,让她们冲上来。 终于有个女人按捺不住,喊破了嗓子冲上来。 车拦头一辆,头一辆拦不住,后面的就都拦不住了,这些女人就像是着了魔,一个个冲了过来。 我开枪打中一个冲上来的女人肩膀,却没挡住另一个女人,她一刀捅在了韩姝肚子上。 我已经没办法再瞄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女人一刀刀扎向韩姝和孙宏兆。 我渐渐失去知觉,瘫倒在雨地里。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我听到了巡警的哨声,还有猛烈的步枪声。 女人们一个接一个倒地,我看见戴戴从小作坊的破窗里冲出来,跪在我面前,抓住我的衣领把我翻过来,我失去了知觉。 我还没见过警察枪法这么准的时候。 戴戴是去学校找孙宏兆,等了半天没等到,回家看到我放在书桌上的木梳,料想我一定是去了救济所。 她来到救济所,看到被绑着的王茹,听说我去了狗尾巴胡同的小作坊,觉得凶多吉少,赶忙去报了警,这才算救了我一条命。 出院之后,我跟戴戴去了一趟救济所,杀人的事儿自从传出去,这里的人迹绝了个干净,所有人都生怕牵连到自己,不敢来了,救济所大门又被贴了封条。 我小心翼翼揭开封条,找到了曾经绑王茹的那间。 1920年代,安全套的制作工序开始顺利地逐步走向自动化。到了三十年代,首个全自动的生产线经已诞生。1949年以前,我国还不能自主生产避孕套,全部依赖进口,因而价格较为昂贵,寻常人难以获得。 戴戴告诉我,韩姝听说戴戴曾在京师济良所待过,知道她是从烟花巷出来的,“她没问过我你是谁,但估计她觉得你是个包养我的大爷,对你的恶意还挺大的。” 在王茹受刑之前,我找了些关系,进到狱里见了王茹一面。

私は彼女に聞いた、韓さんたちはこの儀式を何のためにしたのか、そして孫宏兆はいったい何をしたのか、韓さんは彼を法事にしようとした。 王茹氏によると、韓茹はとても偏屈な人で、老婆も買春客も贖罪浄化が必要な人だと思っている。どのように浄化するかは、孫先生のように。 韓さんは自分が一人の女性であることを知り、人を殺そうとするのは容易ではないことを知り、救護所の女性たちを組織した。 彼女は自分が学んだ知識を、彼女の実家の自櫛女、そして密宗の歓楽仏という雑多なものを練り合わせて、会門を創立した。 彼女たちは老いぼれと買春客に会うと、彼を浄化するまでじっと見つめている。 彼女たちは全部で何人殺したのか、誰も知らない。 私は王茹に聞いて、他の人に小さく売って、自発的ではありませんか。 王茹は頭を下げて、途中で一言言った。 このことが終わった後、金木は日記の中で、戴戴は何日も憂鬱だったと書いている。 彼女は金木に、もし自分が済良所から脱出しようとしなかったら、自分の運命が惨めになるのではないか、王茹は本当に選択肢がないのではないかと尋ねていた。 金木は日記にこの質問にどのように答えたか書いていないが、平和な年代に変えて動乱がなければ、王茹はどんな姿になるだろうかと推測しているだけだ。 もし王茹が今を生きていたら、彼女はまだこのような運命だったかもしれないと思います。 多くの場合、時代や環境はフィルターであり、その時代や環境下の特有の色を多くのものに添付しており、このフィルターの下にいる人やことは選択されておらず、脅迫されていると勘違いしてしまう。 しかし、このフィルターを開けてみると、人はまだそうかもしれない。どうやって一生を過ごすのか、どうやって一生を過ごすのか。 人には選択肢があり、人の選択がどれだけ外的なものに依存しているかは私にはわかりません。 だから、劣悪な環境と時代の中で重囲を際立たせ、戴くように想像もしなかった生活を抱擁する人を見ることができます。王茹のような人も見られ、妥協を選んで、仕方なく「運命」の手配を受け入れることができた。 私も時々疑問に思っています。人の一生は、自分で選んだのか、それとも大きな環境で手配されたのか。 大きな環境には良い時もあれば、悪い時もあります。いずれにしても、人は生きなければならず、どのように生きているのか、本当に自分を見ているかもしれません。 世界はこれほど神秘的ではない ●


1f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直播教学平台(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