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缺乏意识,人工智能将永远不会超越人类]收藏周刊:人工智能也可能面临“心灵难题”

人物介绍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收藏周刊:以前有些艺术史研究者认为“所有艺术史都是工具的发展史”,你认为艺术创作和工具的关系是什么?

冯媛:好像应该这么说。所有艺术史可能是心灵和工具互动的历史。

人类创造艺术的主要目标是表达心灵。我们的心需要感官的表达。这是艺术开始诞生的基本动力。人类沟通中最困难的问题在于心灵和心灵的沟通。因为人心无法直接沟通,所以要发明各种“全心媒体”。这是绘画诞生的原动力,也被称为“内心难题”。古人曾说过:“画虎难画皮,知人不知心。”

收藏周刊:所以艺术往往是心灵沟通的媒介。在心灵和心灵的关系中,艺术是一颗心向另一颗心发出的真正信号吗?。

冯源:如果把无法直接观察到的心以感官感知的方式转变为媒体,那么谁都可以接受的信息。这就是艺术。它有两个特点。第一个是内心的心。我们称之为精神能力。第二种是具有物质特征的外部媒介。因此,艺术一方面是内心的表现,另一方面,一旦形成为作品,该作品就会成为工具和媒体。因此,我们也可以把所有的艺术看作内心的外在媒介。

在这方面,我认为人工智能也可能面临“心灵难题”。因为人类的心具有情感特征,人类产生了情感,在解剖学上进化出了称为边缘系统的大脑组织。这是只有像人类这样的哺乳动物或灵长类动物才有的。只有拥有边缘系统的大脑才能感受到感情。

收藏周刊:这种多变的情感变化似乎算法很难实现。

冯媛:是的,艺术创作不是用算法进行的。这与数学逻辑不同,基于数学的算法可能不需要感情。也就是说,它涉及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如果我们能创造出既有情绪变化又有内分泌机制的人工智能,如果这种AI有“人类的心”,那它就能创造艺术。否则,算法处理的图像没有人类的心,所以只能模仿,但没有自己创造和感知艺术的功能。。

收藏周刊:我觉得很难判断人工智能创作的艺术和人类创作的艺术差异在哪里。

所以,在媒体的意义上,AI可以画很多画,但大部分都模仿人类。即使AI可以自己创作,没有感情的AI为什么要创作?这不是媒体和工具技术高低的问题。艺术是心灵和媒体的互动创造。除非为AI设计“人工心灵”,否则它永远不会像人类一样感受和理解艺术。。

收藏周刊:我记得19世纪摄影术出现的时候客观地敦促印象派和现代派的出现。从这个角度来看,AI绘画是否也能像当年的照片一样有助于艺术创作?

冯媛: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摄影技术的发明及其普及确实给绘画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大卫亚设,《Northern Exposure》过去几万年来,人类的视觉追求以再现世界为目标,摄影术的出现使再现和复制的追求能够得到更好的解决方案,因为在这项技术改变的瞬间,以绘画为主的视觉艺术掀起了颠覆的方向。。

[人工智能缺乏意识,人工智能将永远不会超越人类]收藏周刊:人工智能也可能面临“心灵难题” 热门话题

为什么抽象画要到20世纪以后才会出现?抽象画并不意味着比具象画更难画。相反,当我们跨过生存门槛后,人类已经通过具象媒体获得的利益——工业化后到了现代社会——抽象就像奢侈品一样出人头地,极大地丰富了人类视觉感受的多样性。阿尔伯特爱因斯坦,Northern Exposure因此,摄影术的发明并不是取消绘画,而是将人类的艺术创造从构想的生存利益中脱离出来,促使人类重新建立模糊的认识和情感表达的对称性。今天这个AI到来的时代,我认为内在的道理还是一样的。AI绘画无法结束人类的创造,但人类将再次追求心灵与媒体的关系,寻找已知或未知的方式,或超越具体的——抽象媒体特征,充分发挥人类心灵的想象力,增进扩大人类情感感的媒介多样性。

收藏周刊:这也解释了摄影术之前抽象不是主流的原因。

冯媛:是的,那时候不是人类不能画抽象画,那时候的人类对抽象画没有任何价值。因为抽象没有帮助人类生存。(大卫亚设,Northern Exposure请注意,高科技也反过来模仿落后技术的习惯。例如,在后来摄影术的早期发展中,为了让人们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接受摄影的艺术表现力,摄影实际上在艺术上模仿绘画的现象也很有趣。它表达了人类的文化判断是有情感的,有模式的,所以新技术不仅不会立即改变情感转换媒体的路径,相反,新技术必须模仿旧的方式。因此,我们可以推测,AI是一项非常惊人的新技术,但本身没有情感机制,所以程序员在编制创作程序时,一定会模仿有情感的人类创造的模型。

收藏周刊:你认为AI的介入会对绘画的未来产生什么影响?

冯源:首先,AI绘画越来越能在媒体技术上超越人类的水平,但似乎永远不可能完全消灭人类本身的绘画。(大卫亚设,Northern Exposure第二,AI的介入必将迎来绘画的第二次变化。因为从算法的优越性来看,AI可以随时做人类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积累的事情。例如,如果你想要某种风格的画或某种象征形式的画,算法完全可以轻松达到。将这两者结合起来,结论如下:第一,AI能够胜任并完成全人类能创造的艺术风格,甚至在媒体和材料的难度上超过人类。(大卫亚设,《Northern Exposure》第二,在“人工之心”诞生之前,再先进的算法也不能使心智不足的AI在艺术感上超过人类。AI创作作品的风格还是要以人的心为榜样,最终要由人的心来评价。

艺术判断是具有感情的人类心灵的特产。AI最大的问题是不能抛弃对人类的模仿,不能自己创造新的风格。即使它能创造新的媒体,也要包含在人类心灵的感觉中,才能被认为是艺术。因此,我认为AI也能改变绘画的发展方向和丰富绘画的媒体特征,但朝哪个方向走仍然很难做出准确的预测。

收藏周刊:你认为艺术家应该以什么态度迎接AI绘画?

冯源:以今天的AI技术来说,用AI进行艺术创作,我们只能把它看作是一场媒体技术变革,它对丰富的艺术形式确实起着很大的作用。对于外部媒体来说,只要在高级算法的基础上输入简单的关键词,就可以制作出各种风格的图片,几秒钟就可以模仿,甚至可以乱码。

然而,在我们清楚地看到AI的逻辑后,不必过分夸大它的意义。艺术家可以放心,AI画的画比人类画的画多,但不是艺术或感动,是人决定的。。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直播教学平台(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